【粟林】短篇 庆生

严重ooc,慎入

没啥文化,只想产粮的废人,求轻拍

文中 他多是粟, 少年是林


面条是加了许多地瓜粉的,发着土褐色。虽然卖相不太中,但加了勺辣子和几根烫菜到也说得过去。


林老弟是富裕家庭出身,后来又去高等军校,定是看不上这碗长寿面的,他想。


他把碗筷放下,军袖挽到臂弯处,右手挠头,略显腼腆的露出两颗左右对称的虎牙,扯出一个微笑。


他说,战事吃紧,没和多少白面,你可别嫌弃老哥。


少年坐在院子里,没点灯。


伸手接过碗筷,一面说,不嫌的,不嫌的。


他觉得少年怎么瞧都好看。


他不知道用好看形容男子是否确切,少年压实军帽的动作也...

【钤光】若逆伦

  • 这是一个先娶了再说的公孙撩和“我就随便嫁嫁”心态的吾王陵光。正直御史大夫公孙钤×傲娇诸侯王陵光

  • 这个脑洞还是去年国庆的时候写的。实在是因为假期有些无聊就来这凑凑热闹,所以瞎写的,看官们也就随便看看。

  • 私设,ooc,时代架空,慎入!也许生子?

  • 文笔不佳,万年老梗,胡写瞎编,有缘再见。


       陵光已经盯着面前这一大桌佳肴美酒流口水将近三个时辰了.是谁与他说成婚是极其美好之事的,他现在不好不好极了!他今日三更天就起了,华贵繁琐的服饰五个...

© 冷底子油 | Powered by LOFTER